历史随笔(十):山海关之战

山海关,万里长城最东端,建于明洪武十四年,依山傍海,地势十分险要。虽然山海关扼守东北平原进入华北平原的要道,是大明王朝防御北方游牧民族入侵的重要关口。

山海关,万里长城最东端,建于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依山傍海(关名由此而来),地势十分险要。虽然山海关扼守东北平原进入华北平原的要道,是大明王朝防御北方游牧(游猎)民族入侵的重要关口,但从它建成以来,没有经历过什么大战。一方面是因为山海关本身地势险要,另一方面大明历任边将持续经营,把它修得坚固无比,想从东边攻入势比登天。蒙古人和女真人都不想去啃硬骨头,宁可绕道而行。但是1644年春夏之交的时候,在山海关发生了一场决定中国未来三百年命运的大战。这场战役没有发生在山海关的防御正面,而是发生在朝向内地的西面。战役的结果是多尔衮率领的清军联合吴三桂的关宁军大败李自成率领的大顺军。李自成从此一路败退,直到殁于湖北九宫山,令不少人扼腕叹息。

大顺政权失败后没有留下什么文献资料。大顺政权没有统一全国,合法性不为后世所承认。清代在所有官方文件中均称李自成和他的部下为“流贼”。按照中国历代官修前朝史的传统,清代修了《明史》,只把李自成和大顺这一段历史放入了《明史·流贼传·李自成张献忠传》中。山海关战役在其中只有不到三百字的篇幅。都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一点不假。清修明史,必定要体现出大清先祖创业之艰,为列祖列宗脸上贴金。所以《明史》对山海关之战的记载多有不实之处。因《明史》是关于此战的唯一正史,要完全否定也难。但是有两个因素需要我们考虑。一是后世许多野史的记载,包括一些历史学家的研究结论,与《明史》记载出入很大。二是《明史》中的一些记载与常理不符,存在刻意抬高一方、贬低一方的嫌疑。本文不做历史考证,只是按照合乎常理的逻辑,讲述一下山海关之战,再谈谈个人愚见。

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一月,李自成在西安称王,国号大顺,随即出兵东征,目标直指北京。《明史》中称大顺军“籍步兵四十万、马兵六十万”,不合理。首先,百万大军出征,以当时条件,所需后勤人员数倍于军队(淮海战役为了保障我60万大军,动员了543万支前民工)。明末连年战乱,天灾频仍,西北是重灾区,无论是生产还是人口,都保障不了百万军队两千里远征。再者,夸大己方兵力是惯例,目的是给敌人施加心理压力。《明史》夸大李自成兵力,目的是强调清军取胜的难度。大顺军号称百万,实际人数不可考,基本上需要打个对折,就是五十万左右。李自成也不可能把这五十万军队全部带去东征。除了后勤保障跟不上以外,大顺军中大部分是近三年新招募的饥民和投降的明军,真正跟随李自成征战多年的老兵并不多。新兵战斗力参差不齐,需要时间整训。再者大顺政权刚建立,根基不稳,既要防大明,还需防大西张献忠。李自成必然要留下相当数量军队守住已经占领的地盘。据一些历史学家的研究,大顺东征军战斗部队人数约二十几万。

大明在北方的野战军已被消灭殆尽,所以大顺军东征进展顺利。除了少数地方有抵抗,地方官基本望风而降。大顺军一月出兵,三月即抵北京。沿途折损人马不多。但也许是进展太顺利了,李自成产生了急于求成的心理。大顺军还未到达北京就分兵向南,希望借势尽快占领河北、山东广大地区。最终抵达北京附近的大顺军人数估计在十万左右。

明廷无论在政治、军事上,还是在心理上都崩溃了。京郊三大营不战而降。守城官员开城投降。崇桢皇帝自缢煤山,明朝灭亡。李自成占领北京后志得意满,认为取天下已无难事。当时大顺政权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财力紧张、军饷不足。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李自成下令刘宗敏对明降官实施“拷掠追赃”,以酷刑逼他们拿钱。在李自成和大顺将士眼里,明朝的勋贵、官员都坏透了,财产都是贪赃所得,所以“拷掠追赃”的残酷可想而知。《明史》称大顺军:“征诸勋戚大臣金,金足辄杀之。”钱到手了还是要杀人。《明史》载:“贼又编排甲,令五家养一贼,大纵淫掠,民不胜毒,缢死相望。”这可能有故意丑化李自成的嫌疑。比较合理的逻辑是,“拷掠追赃”这种政策很容易被扩大化。大顺将士征战多年,十分艰苦,现在占领天下最繁华的京城,自然产生享受的念头。现在上级开了口子,让他们抢当官的,那抢完当官的,接着不就抢老百姓嘛!无论起因如何,结果是大顺军在北京失去约束,抢掠民财,奸淫妇女,军纪败坏,一发不可收拾。

这时候吴三桂在干什么呢?明辽东总兵吴三桂镇守山海关东面200里处的宁远,处于防御清军的最前线。吴三桂手中约三万关宁军,是大明最精锐的部队,北疆的屏障。三月,大顺军迫近北京,崇桢两害相权取其轻,下旨吴三桂放弃宁远城,率全军进京勤王。为表恩宠,崇祯还加封吴三桂为平西伯。吴三桂遵旨而行,走到玉田(现唐山一带)时得知了北京陷落,崇祯自缢的消息。勤王是不可能了,三万关宁军也无力击败大顺军,吴三桂只能退回山海关观望。

这时候多尔衮在干什么呢?多尔衮于清崇德八年(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八月担任摄政王后,对内积极打压政治对手,集中权力,对外密切关注关内局势,寻找南下时机。大清虽然偏居东北一隅,但是经过努尔哈赤、皇太极父子两代的经营,国力已很强。努尔哈赤和皇太极在统一女真族各部的基础上,采取军事打击、政治联姻、经济拉拢等各种手段,收服了多个蒙古部落,降服了原大明属国朝鲜。努尔哈赤父子还积极扩大东北地区汉族人口,招降汉族官员士绅,学习明朝制度。到了多尔衮掌权的时候,大清已经文修武备,满、蒙、汉八旗制度趋于完善,战兵近二十万。

吴三桂此时夹在大顺与大清之间,实力最弱,只有投靠其中一方才有活路。李自成知道吴三桂的重要性,派了明降将唐通携重金去山海关招降。吴三桂也一度有投降的念头。但是“拷掠追赃”开始后,吴三桂觉得如果投降大顺,前途依然堪忧。从大顺军入北京后的作派来看,大顺政权“贼性难改”,李自成并非取天下之主。《明史》中称吴三桂因为“闻爱姬陈沅被刘宗敏掠去,愤甚”,才与李自成决裂。有刻意丑化吴三桂的嫌疑。《明史》载,当李自成率军攻到山海关城下,并派一军从一片石绕道而出,至山海关东面实施包围时,“三桂惧,乞降于我大清”。从时间上看不合理。如果事前没有接触,临时投降,清军十万大军怎么能突然赶到山海关,还和关宁军配合默契?比较合理的逻辑是,吴三桂一边与大顺谈条件,一边也与大清谈条件。清军边谈判边向山海关进发。当时大顺的优势有二:一是掌握着吴三桂留在北京的父母家人共三十多口人;二是大顺毕竟是汉族政权。大清的优势也有二:一是大清对投降的大明官员很优待,这些人近几年纷纷写信向吴三桂劝降,其中包括吴三桂的舅舅祖大寿和对吴三桂有提携之恩的老领导洪承畴;二是清军战斗力强悍,吴三桂有切身体会。具体谈判细节不得而知。有一种说法吴三桂开始是向多尔衮借兵,承诺待恢复大明后以土地财货酬谢(效仿后晋高祖石敬瑭)。

不管怎么说,吴三桂肯定倒向了多尔衮一边。李自成见吴不降,知此事不可久拖,于是亲自率军东征山海关,随军还带上了吴三桂的父亲吴襄和明太子朱慈烺。李自成所带军队数量众说纷纭。《明史》中说是二十万,明显夸张。后世有史学家考证为六万,比较合理。从李自成出兵的决定来看,他一定不知道吴三桂已经倒向多尔衮。四月廿一日,大顺军在山海关城西与关宁军首次交锋。大顺军有人数优势。关宁军背靠坚城,城上架着几门“红夷大炮”,有火器优势。首次交锋带有试探性质,双方都未用全力,互有伤亡。

就算吴三桂开始是向多尔衮借兵,到了四月廿一日,吴三桂已经没有筹码了,只能是无条件投降大清。就算李自成情报工作做得再不好,到了四月廿一日夜里,他肯定得知了吴三桂降清的消息。毕竟清军十万人马抵达山海关城东,动静小不了。此刻轮到李自成进退两难了。清军与关宁军合兵,大顺军决无胜算。可是走也走不得。从山海关到北京,一路平原,无险可守。一旦下达撤退命令,大顺军士气受挫不说,六万兵马步骑都有,走也走不快。清军和关宁军本就以骑兵见长,如果天明发现大顺军撤退,以骑兵劲旅来追,大顺军六万兵马很可能全军覆没。一定会有人建议李自成“御驾”先撤回北京。但这不符合李自成的性格。十几年征战,李自成从来都是亲临战阵,没有退缩过。如果这次他先撤退,大顺军士气必受重挫,使本已不利的局面更加糟糕。失去这六万精锐之师,北京也守不住。大顺军唯一的活路只有第二天拼死一战,重挫敌军,然后从容撤退,到北京再组织防御。

决战发生在四月廿二日。这天,大顺六万东征部队和关宁军三万人马都全部出动,在山海关城西摆开阵势。大顺军因为没有退路,只能背水一战。关宁军因为后有强援,所以放心押上全部家当。大顺军和关宁军都是征战多年的精锐之师,如果人数相当,应该打个平手。大顺军具备人数优势,而且急于速胜,所以猛攻关宁军。关宁军因有强援在后,心里底气足,作战也很顽强。加之关宁军背靠坚城,有“红夷大炮”支援,双方一时难分胜负。

战至良久,关宁军渐渐不支。大顺军攻势虽猛,但疲态已显。这时,多尔衮命多铎、阿济格各率两万骑兵从左右翼突然杀出,猛冲大顺军阵。大顺军本已疲惫,受到如此冲击,顿时阵脚大乱,由攻转守。清军本是强悍之旅,又一直养精蓄锐,以逸待劳。大顺军虽然作战顽强,但大势已去。到了下午,大顺军全线溃败,前敌总指挥刘宗敏受伤。李自成本来一直立马高冈观战,见此情形也只能下令撤退。

这一退就一发不可收拾。李自成先退到四十里外的永平城。六万大顺军被清军和关宁军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李自成到了永平,先杀吴襄以泄愤,然后奔回北京。回到北京之后,李自成先杀吴三桂一家三十多口,然后匆匆举办登基大典,之后撤往西安。

李自成崇祯初年投高迎祥起事,征战十几年后,建立大顺政权。大顺军占领北京,本是一手好棋,可山海关战役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愚以为山海关之战李自成的败因主要有以下三点。

首先,统战政策失误。李自成虽然接受了李岩“取天下以人心为本,请勿杀人,收天下心”的建议,并由李岩提出了“迎闯王,不纳粮”的宣传口号,但主要针对平民阶层。对于士绅阶层,李自成一直没有明确的统战政策。无论大顺政权建立之前还是之后,李自成的军队每到一地,都简单地把当地富户分为两等。民愤大的杀掉。民愤不大的征粮。对于大明的降官,李自成基本没有什么好感。就算没有杀掉,也一般不会重用。所以大顺政权正式建立时,担任最高文官的牛金星只是一个举人。进北京后的“拷掠追赃”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李自成统战政策的惯性使然。进北京后的作为,彻底把大明官绅阶层完全逼到了大顺的对立面。官绅阶层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有知识,有人才,有话语权。中国历代都是县以下不派官,由宗族乡绅自治。统战政策失误,导致李自成军事胜利的成果在政治上不牢固。最明显的后果就是把吴三桂推到了大清一边。

然后,战线拉得太长,急于求成。李自成虽然起事十几年,真正壮大是在崇桢十三年从商洛山中出河南以后。到崇桢十七年占领北京,也就不到五年。前面分析过,李自成在西安称王时,麾下能战之兵共约五十万。李自成虽然称“大顺王”,实际控制的地盘不过几省。当时北方的明军主力虽然已基本被消灭,但是南方数省依然为大明控制。张献忠的大西政权控制着西南。大清控制东北。其实大顺面临的强敌很多。但从李自成东征北京的军事部署来看,他并没有把这几股势力当回事。五十万军队既要守住原有地盘,又要向北京进攻,还要分兵向河北、山东、河南、安徽进军,兵力严重分散。若无强敌也就罢了,可东北方向已是“匈奴草黄马正肥”了。如此分兵,想把半个中国一口吃下,太着急了!

最后,不重视情报工作。占领北京之前,李自成的主要敌人是明军,不关心清军动向可以理解。占领北京之后,再不打探清军的消息就无法理解了。情报工作是耳目。耳不聪、目不明,再强壮也打不赢。清十万大军南下,这么大的动静,只需在盛京安排几个细作就可得知。李自成如果探知多尔衮大军南下,无论是否得知吴三桂降清,都不会贸然去攻山海关。

以上三点都是李自成的主观败因。客观原因就不赘述了。明末天下大乱,大明气数已尽。只是龙兴之地不在西北,而在东北。

"历史随笔(十):山海关之战"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