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阴险地雷" 700枚钢珠把你轰成渣

"——约翰·古多尔中尉,美军第7骑兵团第2营"没有一种普通的轻武器或机枪能制造如此立竿见影的、毁灭性的效果…

"在德浪河谷,我们第一次作为亲历者见证了它的威力,它就像死神挥舞起了镰刀。"——约翰·古多尔中尉,美军第7骑兵团第2营

"没有一种普通的轻武器或机枪能制造如此立竿见影的、毁灭性的效果……可以负责任地说,这种地雷的存在,极大提高了作战成功的机会。"——麦克·杰弗里少校,澳大利亚陆军皇家澳大利亚团第8营B连连长

"阔剑"的诞生

以上描述形容的是M18A1"阔剑"地雷,尽管在1990年代后、得益于电子游戏的频繁曝光,这种武器才逐渐广为人知,但需要指出的是,如果追根溯源,其原型可以追溯到二战期间。1945年,由于在东线节节失利,轴心国急需一种能对抗苏军"人海战术"的武器,这时德国武器专家胡伯特·沙尔丁发现,在一块带弧度的钢板后引爆炸药,后者起爆时大部分冲击力将作用于钢板上,钢板就会被撕裂成无数高速飞行的弹片,其破坏力非常惊人。

这张图言简意赅地说明了本武器的外观、结构和作用

当时,人们将这个发现命名为沙尔丁爆炸效应,并据此设计了一种定向地雷。不过,还没等其投入生产,第二次世界大战就结束了,这项技术也很快落入了美国手中——由于战后的和平,它长期被置于无人问津的境地。

"是金子总会发光"——这句话来形容沙尔丁的设计也很贴切,由于冷战降临,它很快得到了使用的机会。在朝鲜战争中,美国士兵们总担心神出鬼没的志愿军士兵突破阵地,因此迫切希望能得到一种能加以反制的武器。于是,有人想到了沙尔丁的设计。

第一个产品诞生于加拿大,被称为"凤凰",这种地雷应用了沙尔丁的原理,即通过引爆装在钢板后的炸药,使其产生破片,进而达到杀伤敌人的目的。但和历史上所有的原型武器一样,"凤凰"也存在着许多情理之中的缺陷,比如难以携带,爆炸后所产生的破片数量极少,杀伤距离也只有20-30米。

尽管如此,美国军队却认识到了这种武器的价值。在1950年代,设计师诺曼·麦克劳德开发出了T48型地雷,其有效杀伤距离与"凤凰"相当,但由于以钢珠代替了钢板,其杀伤力增强了不止一倍;另外,塑料外壳则被大大减轻。

朝鲜战争中陷入困境的美军,他们的需求催生了"阔剑"

T48很快进入了美军的武器库,并获得了M18的代号。一般认为,它可以算作沙尔丁原理的第一批成功运用,但设计师们并未停滞不前,同时,军方也不断提出更苛刻的改进要求。他们的不满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首先,M18威力偏小,在30米左右的射程上不足以覆盖较大的面积;在露天环境中,其电池的电力容易流失,有可能无法顺利引爆;另外,其塑料外壳的强度也严重不足,有随时破裂的可能性。因此,美军又经过四年4年努力,改进型号M18A1于1960年正式定型并装备部队。

M18的原始设计图,其在一些细节上和"阔剑"仍然存在差别,其内部没有钢珠,而且上方没有安置地雷时的观察孔

与原型M18比较,M18A1堪称完美,军方反馈的各种不足都有了满意的解决方案。对于威力问题,设计师们用威力更大的C4炸药代替了原先的TNT炸药——这保证了钢珠有更高的速度和更大的杀伤面积。而针对电源问题,设计师们在安装电池的同时,还增加了一个M57脉冲点火机,后者的本质是个小型发电装置,只要连续按压手柄3次,就能产生3伏的电压,足以引爆地雷中的电雷管。同时增加的,还有一个可谓神来之笔的增压装置,它保证了可以将地雷串联在一起引爆,至于壳体,M18A1改用了由玻璃纤维增强的工程塑料,这降低了它失灵和故障的风险。

"阔剑"附带的M57点火器,它在国外甚至可以在购物网站上公开买到

当M18A1呈现在军队面前时,几乎具备了经典武器的全部特征。从外观上看,它只是一个简单的圆弧形塑料盒子,尺寸大致与一个军用水壶相当,总重量不到一件防弹衣的四分之一。虽然其设计非常质朴,但其中的方方面面都有着简单实用的特点。

事实上,你在该型地雷上找不到一个多余的部分。在外壳的上方是一个瞄准孔,瞄准孔两侧是雷管的位置,其雷壳下方装有两对剪刀形的支架,它们简单且坚固,方便了固定在野外。而真正的奥妙隐藏在雷壳内,雷体正面装有700枚总重650克的钢珠,而背面则是650克的C4炸药。一旦地雷引爆,在其正面60-120度角范围内,如雨点般密集的钢珠能有效杀伤50-100米范围内的敌人。正是因为杀伤力巨大,这种地雷很快获得了一个绰号——"阔剑"。

这张彩绘反映了M18A1的杀伤范围和布置方法

M18A1地雷可以人工操作引爆,也可以通过使用各种拉发、绊发、压发装置触发;既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将数枚地雷并联成一个地雷阵;当人工操作引爆时,首先要将地雷底部的支架打开,正面向敌,然后拧开雷管室塞,装上电雷管,将电雷管的脚线从雷管室塞顶部的导线孔中引出,之后将导线与电雷管的脚线连接好,再接到脉冲点火器上。如需同时引爆数枚地雷,还要在M57脉冲点火器上安装增压装置。

地雷的射向可以通过瞄准孔来调整,这时一般可以在地雷前方50至55米处立一根相当于成年人身高的标尺作为目标。当敌人进入有效射程后,操作手必须先打开M57脉冲点火器操作手柄中保险夹,然后快速按动操作手柄3次,就能引爆地雷。必要时,M18A1地雷也可以用胶带固定在树干或其他物体上,甚至能布设在浅水里。

美军训练布置"阔剑"地雷时的照片,它也是如今美军一线士兵的必备技能之一

战场使用

1960年代,美军卷入了越南战争,而这里也成了"阔剑"的第一个战场,在作战中,美军用它们抵御北越军队潮水般的攻势,并一次次帮助绝境中的美军幸存下来。在当时,与"阔剑"配合使用的一种地雷是M14,它从1955年开始批量生产,并在美国军队服役到1974年。和"阔剑"一样,其外壳的成分主要是塑料,使它难以被传统手段探测,具体尺寸则与一个罐头大致相当,只有100克,需要20至35磅的压力才能被击发,而其炸药只占总重量的不到三分之一。

M14地雷,它看上去就像一个罐头,在越南经常和"阔剑"配合使用

和"阔剑"不同,M14的作用从来不是杀人,而是让对手永远致残。一旦被触发,进攻者就需要分散兵力,来疏散和抢救哀嚎的伤员。由于在实战中,M14只会炸掉触发者的一只脚,因此这种地雷也被称为"崩脚趾"。就这样,"阔剑"负责大量杀人,而M14负责让敌人受伤,两者一起使用,就能在阵地前方制造一片"杀戮地带"。

按照官方配发的使用手册,"阔剑"必须被部署在友军活动范围16米外,否则就有可能造成误伤。然而,在越南战场,美军及其盟友发现,在足够谨慎的情况下,这个距离完全可以进一步缩短——尤其是在"阔剑"背靠障碍物、或者地面有起伏的情况下,它甚至可以被部属在阵地10米处——这些靠近部属的地雷也给美军士兵上了一道"双保险"。

"阔剑"几乎成了越战美军的一个标志性符号,图为在电影《第一滴血》系列中出现的"阔剑",使用它的正是大名鼎鼎的兰博

需要指出,"阔剑"之所以在历史上留下一笔,不仅是因为它有惊人的威力,还在于它颠覆了传统的战术教条:比如说进攻方,在对方部署有"阔剑"的情况下,他们奇袭的难度就因此大大提高了——在接近的过程中,他们需要提高警惕,尤其是留神那些阴暗而不起眼的角落;而对防御方,假如他们无法体会到"阔剑"的价值,无疑将失去一个重要的帮手——按照以往的战术原则,地雷的任务只是制造一个禁区,进而把敌人赶入己方的交叉火力打击下——在二战和朝鲜期间,美军的战术指南就直言不讳的宣称:"地雷无法充当一种有效的杀伤工具"。

但毋庸置疑,"阔剑"颠覆了上述信条,并改变了军人们的认识:在开阔地,其每一枚的杀伤力都相当于一颗炮弹,这意味着,只要巧妙部署"阔剑",就能把敌人的进攻部署在萌芽阶段。另外,经验还证明,"阔剑"还非常适合用于伏击战——在中南半岛,它也是除了空袭和炮击之外,美军杀伤北越有生力量的重要手段。

这张打满马赛克的图片,实际是一名美军在展示一名触发"阔剑"阵亡的北越士兵残骸,它充当了"阔剑"威力和残忍性的证明

"在丛林中展开伏击时,有效使用'阔剑'是大量杀伤敌人的最有效方法……"一名在越南服役的军官后来这样写道:"我们发现,一个携带40枚"阔剑"的步兵排可以用火力覆盖一段200米的丛林小路,并有效地保护后方和侧翼免受进攻。不仅如此,它们还可以被布置在直射火力无法覆盖的区域,或者保护伏击者的侧后免遭敌军袭扰,可以负责任地说,'阔剑'的存在,极大提高了作战成功的机会,没有普通的轻武器或机枪能制造如此立竿见影的、毁灭性的效果。"

这位军官道出了事实,在"阔剑"出现之前,假如军队想给敌人制造更大的损失,唯一方法就是向"杀戮区"部署更多的武器和人手——这相当于把鸡蛋放到了一个篮子里,不仅增加了伏击部队暴露的可能性,还提高了己方蒙受伤亡的几率,尤其是在敌军留有后援,或者只有一部分进入伏击圈时——这时,往往会出现鱼死网破的局面。

当然需要说明的是,对于人数占劣势的美军及其盟友来说,"阔剑"的最大意义往往是,可以让他们凭更少的人手办成更多的事:比如说,先前负责引诱敌人、打响第一枪的分队可以从中解脱出来,并被部署到相对安全的地区;阔剑地雷在越南也经常被用作预警系统,并被大量安放在军营周围,一旦它们发生爆炸,便表明敌人已经来到了附近——这实际上降低了巡逻队成员外出时遭遇伏击的风险,以及己方面对突袭时猝不及防的概率。

在越战期间,"阔剑"不止装备了美军,还被其盟友大量使用,这里展示的就是一名正在布置"阔剑"地雷的澳大利亚士兵

由于战事愈发激烈,"阔剑"的产量从每月10000枚急速攀升,并在1960年代末达到了80000枚的数字,其总产量将最终突破780万枚的大关,而所有这些"阔剑"的总成本加起来,也不到3亿美元——即使将通货膨胀计算在内,这一数字仍不到一艘航空母舰30%。换句话说,在生产"阔剑"的投入中,每一分都可谓物有所值——数以万计的北越正规军和游击队触碰了它们的绊索,并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按照美军中一种流行的说法,在得到"阔剑"后,每个人都会成为爆炸专家,其部署只受到两种约束,这就是避免误伤,外加使用者自身想象力的局限。

赢了每一场战斗,却输了整个战争

但讽刺的是,作为一种强大的武器,"阔剑"没有帮助美国赢得战争——它只是让后者在泥潭中越陷越深:在国内,爆发了此起彼伏的反战浪潮;而在国际上,这个国家的形象也愈发显得扭曲和残忍——"阔剑"和地毯式轰炸、橙剂等手段一道,成了美军残酷无情的象征,各界的指责也越来越频繁:因为它们的部署是如此广泛,而伤害又是如此持久。

战斗结束后,美军极少对爆炸物进行清理,而是任由其遗落在乡间,当战争结束、越南人重返家园进行耕种时,因误触地雷导致的死伤总是屡见不鲜。令情况更棘手的是,如前所述,每一枚"阔剑"内部都包含了数百枚钢珠,这让医生很难对受害者的创伤有效进行清理——这些钢珠最终将破坏器官、制造感染,并让他们蒙受极大的痛苦。

在越南军事纪念品市场上公开出售的"阔剑"地雷及其配件,这些地雷在发现后都被及时拆除了引爆装置,在战争结束后,这些地雷曾给越南民众带来了巨大伤亡

和许多杀人技术一样,在扬名天下的首场战争结束后,"阔剑"身上也出现了许多相互矛盾的发展倾向,这一点在1970-2000年间尤其明显,一方面,它的技术始终在不断改进,在故乡美国,最著名的改进版是特种部队使用的Mini-More,其大小和重量是原版"阔剑"的三分之一;同时,引爆"阔剑"也有了更多的手段,其中既有传统的绊索和计时器,还有无线控制的遥控器,这让它们在对敌人更为致命的同时,对友军也更加可靠和安全。

但另一方面,由于其制造技术简单且威力巨大,在投入战场之后,"阔剑"的生产技术迅速被许多国家模仿和掌握,进而被用于对付发明者本身。其中,最具代表性莫过于苏联生产的MON-50。在阿富汗战争期间,它们被广泛使用,用来对抗西方支持的、手持仿制版AK-47步枪的阿富汗游击队。而在我国,其仿制版本被称为66式反步兵定向雷,在1970-1980年代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它们也同样被大量部署在靠近西南边疆的地区。

66式反步兵定向雷实物

同时,各国军队、尤其是特种部队也在研究对抗"阔剑"的方法,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发现其并非无懈可击,和许多游戏一样,应对"阔剑"最简单的办法是用震撼弹、枪榴弹和手雷令其暂时失灵,这时,主力部队便可以从其它位置趁虚而入。而在2000年后,美军研究出了一种能将"阔剑"远程引爆的系统,这种系统被称为"Matrix",名称取自电影《黑客帝国》里的"天网"。该系统的有效距离没有公开,根据五角大楼的描述,这实际是一种便携式的电子系统,可以发出引爆"阔剑"的电磁波,从而减少部队遭受袭击的危险。 截止到2005年5月,共有25部Matrix送往伊拉克,并装备了陆军的"斯特瑞克"旅。

在伊拉克作战的"斯特瑞克"旅,据称,在2005年,可以诱爆"阔剑"的Matrix系统装备了这支部队

进入20世纪之后,战争形态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阔剑"的角色也一样。其中一个显著的趋势是,它在正规部队中的装备数量大幅下降,但其使用者却开始向世界各地扩散。比如说,即使在伊拉克战争最激烈的2004年,美军也只增购了40000枚最新的改进型——M18A1E1,这一数字不及越战月产量的一半,而另一方面,在中东、南亚和东欧等动荡中的地区,它们的存在感却越来越强——由于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以及美国制造的局部战争,"阔剑"及其仿制品开始了大规模的扩散。

"史上最阴险地雷"的未来

这种变化反映出的核心事实是,战争的形态已经发生了变化,一方面,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国的军队已经不无需像前辈们那样,动用人力看守绵延不绝的战线,或是深入无人的丛林中,与敌军展开枪口对枪口的搏杀——装甲车巡逻队、无人机和精确制导武器已经替他们完成了一切,这时,他们只需要储备少量"阔剑"用于防守基地和特种行动;另外,这种武器的使用也遭到了国际条约和媒体舆论的限制。截至2006年4月, 世界上共有154个国家签署了《禁止地雷公约》,其中,对"阔剑"地雷的使用进行了严格限制,其转让及出口不仅遭到了严格研制,同时,各缔约国还必须许诺,只装备其遥控引爆版。

于是,一些国家(如德国)简单地销毁了全部"阔剑"库存,另外还有30个国家虽然装备了"阔剑"或其仿制品,但都对其引爆机制进行了限制,如今,已知的、公开出口"阔剑"及其仿制品的国家只有美国和俄罗斯等少数,但他们也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来加以限制和掩饰。

这种用红外线引爆装置取代了绊索和遥控器,在现实中,这种做法为国际条约所严格禁止

当然,"阔剑"的威胁仍然挥之不去,因为它也流入了恐怖组织和武装分子手中。虽然在如今,一枚"阔剑"已经很难对带装甲防护的军用车辆构成威胁,然而,在对付民用车辆,或者密集的人群时,"阔剑"的作用却非常显著,也正是因此,这种武器经常会引起巨大后果。比如2004年,斯里兰卡"猛虎"组织对政府控制区的袭击中,其使用的"阔剑"地雷造成了超过上百人伤亡——而这一数字,相信只是近年来其受害者的冰山一角。

在斯里兰卡,一辆被"猛虎"组织击毁的面包车,侧面的斑斑弹痕都来自"阔剑"爆炸时喷射出的钢珠

最后,难免回到那个问题——"阔剑"的未来将会如何?在此我们可以负责任地说,它的未来自相矛盾:在各国军队中,它的地位将逐渐下降,由于武器出口的控制,至少在短期内,不法之徒想获得一枚"阔剑"将愈发困难;但另一方面,由于电子游戏和电影,它的存在将更广为人知;而且在未来的FPS中,你在空地上欢快奔跑的时刻将一去不返,相反,在你脑海中将时刻有个声音发来提醒——不要对空旷的阵地、无人的走廊和敞开的大门掉以轻心,尤其是在敌人有"阔剑"地雷的情况下——毕竟,只要它们存在,你就有被700枚钢珠轰杀成渣的可能性。

""史上最阴险地雷" 700枚钢珠把你轰成渣"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