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海思总裁深夜发文:进入至暗时刻,技术“备胎”全部转正应敌

何庭波在信中表示,“今天,是历史的选择,所有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多年之前,华为海思做出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有一天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在此背景下突破国外芯片公司的封锁线。

智东西5月17日消息,今日凌晨,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致员工的一封信刷屏网络!

何庭波在信中表示,“今天,是历史的选择,所有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

多年之前,华为海思做出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有一天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在此背景下突破国外芯片公司的封锁线。

如今,美国在毫无依据的条件下,将华为公司放入了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的实体名单(entity list),当年的假设成为现实,“极限而黑暗的时刻”来了。

为了兑现公司对于客户持续服务的承诺,华为保密柜里的备胎芯片“全部转正”。

这位被称为堪与任正非平起平坐的杰出女工程师,在信中激情昂扬的写道:“今天,这个至暗的日子,是每一位海思的平凡儿女成为时代英雄的日子!”

华为海思总裁深夜发文:进入至暗时刻,技术“备胎”全部转正应敌

何庭波《致员工的一封信》全文

尊敬的海思全体同事们:

此刻,估计您已得知华为被列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的实体名单(entity list)。

多年前,还是云淡风轻的季节,公司做出了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而华为仍将持续为客户服务。为了这个以为永远不会发生的假设,数千海思儿女,走上了科技史上最为悲壮的长征,为公司的生存打造“备胎”。数千个日夜中,我们星夜兼程,艰苦前行。华为的产品领域是如此广阔,所用技术与器件是如此多元,面对数以千计的科技难题,我们无数次失败过,困惑过,但是从来没有放弃过。

后来的年头里,当我们逐步走出迷茫,看到希望,又难免一丝丝失落和不甘,担心许多芯片永远不会被启用,成为一直压在保密柜里面的备胎。

今天,命运的年轮转到这个极限而黑暗的时刻,超级大国毫不留情地中断全球合作的技术与产业体系,做出了最疯狂的决定,在毫无依据的条件下,把华为公司放入了实体名单。

今天,是历史的选择,所有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多年心血,在一夜之间兑现为公司对于客户持续服务的承诺。是的,这些努力,已经连成一片,挽狂澜于既倒,确保了公司大部分产品的战略安全,大部分产品的连续供应!今天,这个至暗的日子,是每一位海思的平凡儿女成为时代英雄的日子!

华为立志,将数字世界带给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我们仍将如此。今后,为实现这一理想,我们不仅要保持开放创新,更要实现科技自立!今后的路,不会再有另一个十年来打造备胎然后再换胎了,缓冲区已经消失,每一个新产品一出生,将必须同步“科技自立”的方案。

前路更为艰辛,我们将以勇气、智慧和毅力,在极限施压下挺直脊梁,奋力前行!滔天巨浪方显英雄本色,艰难困苦铸造诺亚方舟。

何庭波

2019年5月17日凌晨

附华为媒体声明:

华为反对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的决定。

这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会对与华为合作的美国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影响美国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也破坏了全球供应链的合作和互信。

华为将尽快就此事寻求救济和解决方案,采取积极措施,降低此事件的影响。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六日

华为海思总裁深夜发文:进入至暗时刻,技术“备胎”全部转正应敌

海思:华为手机和安防的关键支柱

近两年,华为凭借堪与苹果相提并论的手机AI芯片麒麟系列大刷一把存在感,而其芯片业务的背后功臣就是华为海思。

海思半导体成立于2004年10月,总部位于深圳,隶属于华为的2012诺亚方舟实验室,前身是创建于1991年的华为集成电路设计中心。

海思第一款手机芯片“憋”到2009年,那一年推出的K3V1芯片采用110nm工艺,适配小众的Windows Mobile系统,在市场上毫无竞争力。

随后,经过重新调整,海思改用ARM架构和安卓系统,并将各地人才集中起来加大力度投入手机芯片的研发。

2012年,海思推出新一代K3V2芯片,虽然性能仍落后于高通三星等一线芯片,但首次用在Mate 1和P6等华为旗舰机上。

顶着市场的压力,海思着重改善芯片性能,终于在2014年,发布海思自研芯片麒麟910,从工艺上能够匹敌高通芯片。此后,海思在手机芯片研发方面进展飞速。

2016年,海思发布突破历史的麒麟960,不仅大幅提升了GPU性能,还解决了CDMA全网通基带。次年,海思发布全球首款搭载了NPU的手机AI芯片麒麟970,一“出生”就揽获了六项世界第一,和苹果A11芯片共同创造了新的历史节点。

没有海思的芯片,不仅华为自身的手机、安防等业务会受到影响,就连国内的一众安防巨头的产品都将失去大脑。

华为海思在安防芯片领域占据了70%市场份额,几乎已全部覆盖高中低三档产品。

它拥有最多的H.265编解码技术核心专利,能实现高清视频更小宽带的传输,除了智能电视以外,现在很多手机、摄像头、行车记录仪都在用这种技术。

遗憾的是,海思进入安防市场后不久,当时的龙头德州仪器(TI)宣布退出安防监控市场,使得海思没能在视频监控高清网络化领域和TI正面交锋。

2006年6月,海思在TAIPEI COMPUTEX展会推出了成立以来的首批芯片H.264视频编解码芯片Hi3510。随后在2007至2010年,华为海思相继拿下了大华与海康两大玩家的订单,成为安防领域多媒体芯片所向披靡的霸主。

在华为海思走过的15年历程,几乎可以用“辉煌”来形容。除了手机芯片和安防芯片外,海思还做移动通信系统设备芯片、传输网络设备芯片、家庭数字设备芯片、网络监控芯片、可视电话芯片、路由器芯片等各种芯片产品,并在这些领域都颇有竞争力。

华为海思总裁深夜发文:进入至暗时刻,技术“备胎”全部转正应敌

低调的海思掌门人:终结华为的“无芯”时代

何庭波之于华为海思,正如任正非之于华为。

何庭波出生于1969年,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通信和半导体物理专业,硕士学位,于1996年加入华为,起初任芯片工程师,负责设计光通信芯片。

当时华为还没这么有钱,设备也不完善,在研发芯片设计时,何庭波不得不与其他同事抢用仅一套的实验室设备。

何庭波在同事眼中简直就是个工作狂,做起事情来甚至比男生还要拼命,可以说只要是她认准的事情,就会用尽全力去做。

大家评价她,在工作上忘我、在技术上不松懈、勇于挑战。

华为海思总裁深夜发文:进入至暗时刻,技术“备胎”全部转正应敌

后来随着业务扩张,何庭波一人前往上海组建无线芯片团队,研发3G芯片。几年后,何庭波被调到高科技视野云集的硅谷工作,晋升到部门总监。

众所周知,芯片是手机的大脑,但当时国内芯片非常落后,手机芯片被美国高通垄断。

在华为押注的CDMA形势不如预期的背景下,华为决心做自己的手机芯片。为了全力研发芯片,2004年,华为成立了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

当时任正非找到何庭波说:“每年给你4亿美元的研发费用,给你2万人,一定要站起来,减少对美国芯片的依赖。”

要知道,当时整个华为仅有约3万人,研发经费不足10亿美元。

何庭波立即肩负起海思总裁的重任,从无到有,带领海思走过十余年漫长且艰辛的芯片研发。

在何庭波的带领下,华为海思成功打破国外芯片企业多年的垄断,在手机、安防等多个领域的芯片脱颖而出,不仅结束了华为的“无芯之痛”,让海思半导体成长为国内最大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还推动了中国芯片事业的发展。

"华为海思总裁深夜发文:进入至暗时刻,技术“备胎”全部转正应敌"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